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6版
发布日期:
◎邹金栓
晌午在田间拔草的母亲
  晌午,在田间拔草的母亲是我的母亲,太阳照着雨后的庄稼大地像一个蒸笼玉米齐刷刷地没过了母亲的腰晌午,母亲在这玉米田里拔草蹲下,弯腰站会儿,让沾满泥土的手抹一下汗水让偶尔走过的微风掠过脸庞这庄稼的浓郁覆盖了母亲骨骼的疼痛晌午,在田间拔草的母亲是我的母亲,艰难的日子里母亲艰难地爱着我们,更是深情地爱着这庄稼庄稼是我们的依靠望得见的地头,看得见的日子每一次弯腰,站起,就甩出去一大把野草让这土地如释重负,给我们一个秋天汗水浸透了母亲的后背没有一朵云为母亲遮阴没有一只鸟儿从母亲的头顶飞过晌午,在田间拔草的母亲是我的母亲

版权所有:滨州日报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